孤岛惊魂6——一场注定失败的雅拉革命

本文作者:胖子2563

育碧的清单式开放世界游戏向来被玩家吐槽为重复单调的公式化罐头,但同时也因为优秀的美术和美轮美奂的风景被玩家认可为风景旅游模拟器。不过育碧在近年的几部作品里,让我们看到了其在这条道路上的创新和发展。如同此前介绍过的《刺客信条:英灵殿》一样,《孤岛惊魂6》也是一部令人惊艳的作品。

看到这个标题,想必读者一定明白,本文不仅仅要讨论游戏本身,更要深入挖掘其故事背后的深刻思考,看游戏如何影射现实。当然,本文的后半段涉及剧透。

拥抱清单,变身爽游

游戏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名叫雅拉的虚构的加勒比海小国,对历史有一定了解的读者一定不难发现,从雅拉随处可见的西班牙语广告牌,世界闻名的雪茄出口,到大街上到处跑的上个世纪的拉风老爷车和60年代的共产主义革命以及独立后被美国封锁制裁的历史,其原型必定是现实中的古巴。然而这个小国却不同古巴一般幸运,1967年革命之后雅拉还是向美国的制裁妥协,变卖了本地产业,最终引发内乱,终于本作的大反派安东·卡斯蒂约带着抗癌神药卫威若重返政坛。而这位实施反人类暴政的雅拉总统,其原型则是集合了多位拉美的独裁者。

在游戏里,主角丹尼·罗哈斯就如同前面几部作品一样,也是被迫卷入了这场雅拉的自由革命。游戏的主要玩法和之前大差不差,也是占领据点,推进主线的同时体验一些支线。还要团结位于雅拉各处的反抗势力,在清理掉各个地区的头目后,最终面对大总统安东·卡斯蒂约。

本作相比前面几部作品,全面向爽游靠拢。其中的大多数武器可以换装不同的子弹,而其中之一的穿甲弹可以说是一招鲜,吃遍天。相比花里胡哨的燃烧弹、毒气弹,穿甲弹在反人员方面极度高效,一枪爆头即可杀死敌人。除此之外,还有堪比作弊的侦察手雷,其功能简单而言就是一款官方自带的透视外挂。到了后期,等到玩家收集完代表当地地方信仰的三圣圣物,即可获得三圣套装,其自带的破敌背包加上配套的魔法棒步枪,可以对敌实现穿墙击杀,在小规模战斗中优势明显。

另一方面,本作在探索性质的寻宝游戏中也给了非常丰富和慷慨的奖励,当玩家成功根据提示解开场景内的谜题,最后的宝箱里往往隐藏着一款独特版本的武器和大量的资源和金钱奖励。更难能可贵的是,场景中放置有大量的文档,当玩家把这些文本串联起来,一样可以勾勒出这个地点曾经的来龙去脉。

电影化叙事,人物刻画更加生动

笔者在此前并非没有玩过孤岛惊魂的其他系列作品,但大多数都很快被劝退,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主角是个哑巴,但是在雅拉,你不仅能收获一个雅拉之神,更能看到一位雅拉歌神。相比于会说话和会唱歌,本作利用电影化手法对每个角色的塑造才是更大的亮点,也正是得益于如此精彩的演出,才把每一个反抗组织自身的特点刻画得栩栩如生。他们具体如何,将在本文的最后一部分加以展开。

公式化通病依旧存在

在吹嘘了这么多本作的优点之后,我们不妨静下心来看看这款游戏的缺点。

如果说在刺客信条系列里你的选择,你的行动不能对世界产生什么实质性的改变可以用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刺客,一个历史的见证者来搪塞过去,那么这场发生在雅拉的革命不能说一点影响没有,只能说革了个寂寞;如果说在自由武装完全控制某个地区后还是无法把零星的军事管制区从地图上抹掉还能用自由武装力量有限,需要时间来圆回去的话,那么在最后一个任务埃斯佩兰萨之战过后,首都全域竟然还是军事管制区加魔法防空网简直不可理喻!

此时首都按理说已经解放,但是该封的还是封,该宵禁的还是宵禁。

而通关之后的叛军系统更是把无聊重复做到了极致,虽然自由武装的武力不及原来的雅拉国防军,可是把以前占领过的据点又占领一遍又有什么意义呢?

为什么说这场革命注定失败

先抛出结论,笔者认为原因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内部势力的不团结,另一方面是外部势力的干预。

我们首先认识一下这些反抗组织。克拉拉·加西亚领导的自由武装,是这次雅拉革命的中坚力量,所有人也是通过这个组织联合到一起;西部的蒙泰罗家族,雅拉历史悠久的大地主,掌控有大量的土地,因为手中土地被卡斯蒂约政府夺走而加入反抗军;超限屠戮:一支只会唱跳RAP的乐队,用音乐来对抗文化部长玛利亚·马克萨的洗脑宣传;东部的67传奇一代是1967年革命后由于领袖桑托斯·埃斯皮诺萨背叛革命而心灰意冷,重新龟缩回失落山脉的革命根据地。同属一个地区的道德军团则是由大学生组建的新生力量,其领袖伊莉娜因为自己破坏军事区域的监控而被判叛国罪,父母也受到牵连。对卡斯蒂约政府恨之入骨,从而加入反抗势力,信奉无政府主义。

克拉拉·加西亚

革命是妥协的艺术。

破坏一个旧世界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如何建设一个新世界。

在一开始圣所岛的任务线上,笔者就在寻找自由武装的革命纲领,或者说他们究竟要把雅拉建设成为一个怎样的国家。然而直到游戏结束,我依旧没有找到。换言之,这群被自由武装吸引而来的联合势力除了推翻卡斯蒂约之外就没有共同的目标了。我们不妨把这群人类比为东汉末年何进联合起来讨伐董卓的联合军,而后他们的结局是什么呢?结果不言而喻。

从角色之间的对话和游戏里的文本我们不难看出,几大势力都有自己的小算盘,都各怀鬼胎:蒙泰罗家族极度排外,只想维护自己原有的土地和封建的生产关系;超限屠戮平时疯疯癫癫,关键时刻只想跑路;67传奇一代垂垂老矣,对革命早已失去信心,加上主心骨虎爷的牺牲,其未来难料;新生代的道德军团只知道破坏而不会建设,为反抗而反抗,为杀戮而杀戮。最可怕的是由富家女孩克拉拉·加西亚领导的自由武装没有自己的道路,你问她为什么搞革命,他只会告诉你为了自由推翻卡斯蒂约,其内核根本经不起推敲。

你也许会问:难道就没有无限接近革命成功的时候?当然有。在游戏后期的任务狮巢中,丹尼会被游击大师胡安要求前往北边的狮王岛的卡斯蒂约别墅去营救被安东劫持的自由武装领袖克拉拉。从进屋之后三人的谈话不难看出:他们的意向偏向于组建一个联合政府。安东心里明白自己时日无多,如果继承者迭戈·卡斯蒂约能够为丹尼和克拉拉所辅佐,未尝不是一代明君。可惜窗外的胡安在直升机上执意要射杀迭戈。虽然及时被丹尼救下,但无法容忍自己儿子受到伤害的安东随即击毙了克拉拉。一切的希望就此破灭。

胡安·考特兹何许人也?他有中情局和克格勃背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间谍和精致利己主义者,当然也是因为他走私卫威若才能给自由武装带来源源不断的资金和军火支持。显然,一个混乱、内战的雅拉才最符合他的利益,这样他才能够斡旋于多方势力间,两头,乃至三头收好处。这也是这次革命失败的另一个原因:外部势力的干预。

@蒸汽局的小伙夫 对安东自杀后众人表现的总结非常到位:超限屠戮保罗踢了踢安东的尸体,暴露了其欺软怕硬的本性,也预示一场新的清洗即将到来;蒙泰罗家族锋刃捡起了枪支并敌视另外几个领导者,预示她会拿起武器保卫自己的土地;道德军团伊琳娜碰倒了城市规划模型,预示着他们只会破坏而不懂得建设;自由武装胡安拿起雪茄,预示着他会继续走私,赚取国难财。

经历了太多流血牺牲的丹尼只是留下一句:雅拉是你们的了,别搞砸了。恐怕雅拉要面临的是独裁——革命——再独裁——再革命的反复循环。

用一句墨西哥谚语结束本文:离天堂太远,离美国太近。


已发布

分类

来自

标签:

评论

发表回复